博客网 >

       我说出历史的真话,

              我拯救自己的灵魂

  我的上一篇博客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登出以来,引起国内外媒体及广大网友广泛地关注,其实我说的仅仅是一句历史的大实话,并非我自己独创性的学术发现。

  至于主流媒体上的文章我不想发表意见,原因是,根据古希腊哲人的看法,不同观点之间的交锋,首先必做的事是把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搞清楚,否则一切免谈,完全是浪费时间。比方说,“五十六个‘民族’”跟国歌中的“中华‘民族’”是否一个概念?是“国歌”正确还是“民委”的话正确?中华民族是五十六个民族中的第几个民族?我就很糊涂。再比方说,“汉族”与“维族”从概念内涵上能否放在一个层面上并最后归并一块成为平列的逻辑概念我也不清楚。我们今天讲“科学发展观”首先要有科学的思维方法,最起码要讲形式逻辑,因为这是西方人通往现代自然科学并与大自然进行成功对话的最重要的一条路径。

  延用了前苏联的民族自治制度是否真正照顾了各族人民的利益我也说不好,至少在一个主权国家里主流“民族”成为“二等公民”的事我在全世界还没有看到过。当然大哥哥、大姐姐提携一下小弟妹也是中华美德,但这也要大哥大姐心甘情愿还要小弟小妹知情领情。我也知道要想移民到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首先就是要考“托福”和“雅思”,分数差一点的门槛儿就过不去。至于汉人是否“杂交”或人种“混合”也属于常识范围的事。否则今天满中国都应该是女真人、契丹人、匈奴人、金人、鲜卑人、蒙古人、满人等等等等……然而现在却很难找到,这里并没有发生过历史上美国白人灭杀数千万印第安人的事,至少历史上没有这样的记载,这真奇了怪了,那么多人到哪儿去了?

   我所关心的是中国未来不能分裂(这至少在前苏联与前南斯拉夫因实行同一样的政策已成现实)。如果我的话在未来的世纪里被不幸而言中,那么今天的有些人就要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最后说点题外话:中国人很聪明,但也很笨。笨就笨在很不愿意听“灾难性的预言”或谓“预言性批评”,这并非是中国人的智商所致,而纯粹是文化原因。中国人最喜欢歌舞升平,危机意识太差,等到事到临头来不及了,所谓“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历史早有先例,我看“7.5”事件就有点那个味道。反观西方发达国家跟我们恰恰相反,最喜欢杞人忧天,危机意识特别强,所以好莱坞、日本影片等等常常拍了不少“灾难性的大片”,用来“吓唬”自己的百姓。对比起来,我还是觉得危机意识强些好。

   上个世纪有两个最著名的例子说明中国人如何无视“灾难性预言”而付出沉重代价的:一是鲁迅的《狂人日记》,他说:“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没有人理会他,果然不到二十年日本人差点让中国人灭了顶;第二个例子是巴金,他在年轻时就认真研究了苏共党内残酷斗争的教训,写了不少文章进行批评,很得罪了不少当时的共产党人,搞得郭沫若先生都很生气,但忽视“预言性批评”的后果是,不久在刚刚诞生的工农红军中就开展了对莫须有的“AB团”的大肃反,多少优秀的红军将领、政治干部倒在了自己同志的枪口下,以后更形成了一次次规模浩大的政治斗争运动,让整个民族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

   我但愿自己对中华民族的未来是瞎操心。我说出真话来只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

  

<< 南十字星,我童年的梦幻 / 《我的兄弟叫顺溜》有抄袭好莱坞大...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ygw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