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山楂树之恋》是粉饰“文革”之作

                                       汪 应 果

   看了《山楂树之恋》,不觉得有多么好,倒觉得不怎么真实。附带说明一句,这个感觉不是我所独有的,经过“文革”的人们当中不少人与我有同感。

  说到“真实”,立刻就会陷入一大堆文艺理论的概念之争,没有意思。记得有人说过,在这个纷纭复杂的世界上,我们总能找到足够的的例子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当然也能找到足够的例子来证明当时确有这样的事“真实”地发生(难道今天谁就敢说完完全全没有纯情之爱吗?)。

   问题在于,“山楂树”的纯情在当时有代表性吗?我以为首先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考察当时处于决定地位的社会大语境(它左右着当时人们的观念与行为的准则);二是用当时绝大多数人所经历的实际情况来比照。

   最不真实之处有三:一是“地富反坏右”子女与虽然被打成“走资派”但实为革命干部的子女之间的爱情在当时是不被社会所接受的。今天的人们以为,既然都是被打倒的对象,他们之间为什么不能相爱呢?错了。他们还是两个阵营的人。实际的情况是,往往那些“走资派”的子女为了急于要撇清干系,更需要表现跟“阶级敌人”划清界限,因而常常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只要想想“文革”初期,武斗闹得最凶、打人最恨,斗“地富反坏右”手段最残忍的“联动”,他们中多数人都属于“走资派”的子女,就明白箇中原因。说白了,“走资派”还是党内的人,一旦落实政策,仍然当他的官;而“地富反坏右”那是绝对的阶级敌人,叫做“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这两者之间的爱情是犯了当时政治的大忌。而影片中居然能得到他们当革命干部的父母亲支持(而且是刚刚被“解放”出来!),这岂非天方夜谭?除非是他们的父母亲不想做官了。

   二是“文革”中,教育荒芜,青少年最初的纳粹式“阶级斗争”狂热在冷酷的现实面前一再碰壁,又没有人类的文化知识做精神支撑,许多人都沉沦了。就说“性”吧,我所看到的现实是,不少青少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这里没有纯情可言。

   我在当时是中学教师,是亲身经历过来的。我所知道的学生间男女的事例多了去了,可以说庸俗的不得了。有的人在红卫兵串联期间就怀上了孩子,我教过的一个张姓女学生“干部”,造反派小头头,到了农村未婚先孕,还逢人就说,“我跟黄某某肉贴肉的感觉没法形容,那根香蕉才舒服呢!”(这句“名言”后来从她插队的农村一直传到学校中来),还有的初中学生就怀孕,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这类故事我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也不想说了。我所见到的“文革”中的青少年是十足的堕落!即使是好学生,也处在深深的惶惑之中!哪儿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

   三是影片中的“点睛”之处是苏联的“山楂树下”爱情歌曲。这又与“文革”犯冲。殊不知,毛泽东搞“文革”除了想消灭政治异己之外,一个主要的目标就是要批判所谓的“封资修”。“山楂树下”就是典型的“修正主义”,属于批判的目标。地质队员敢于在那个时代大唱“封资修”,真是不要脑袋了,那时应该唱的是红歌,是样板戏。

   我的经历是,由于我大学毕业后曾脱产进修过“苏俄文学”,喜欢唱苏俄歌曲,由于在学生中唱过俄文的“山楂树下”,“文革”一开始就被贴上了大字报,作为“反党”的罪证之一。这段经历我是一辈子也忘不掉。如今看到张艺谋的“文革”电影里让人们唱“苏修”歌曲 ,顿时产生时空错置的感觉 。

   其实“山楂树之恋”所写的情境应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青年人的爱情,他把它们放在了“文革”时期,所以说是一种故意的美化“文革”,是粉饰之作。

   张艺谋有句话,说他最喜欢拍“文革”的片子。不知道他喜欢拍的是什么样的“文革”?如果教人们相信“文革”是个纯情的时代,那就是有意识地说谎和骗人,那就连“伤痕文学”的觉悟都没有了,这实际上是文艺的大倒退,大反动。

<< / 与霍金一起去了解宇宙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ygw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